他向全世界公開了替人安樂死的畫麵,被控二級謀殺

關於安樂死,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是一個隨時能撥動所有人敏感神經的話題。

當病人正在經受極其痛苦的病痛折磨時,該放棄還是繼續?

情感、道德倫理、文化衝突、法律等各式各樣的條規裹挾著人們,無所適從。

1998年11月22日,有一個人將“安樂死”第一次擺到公眾麵前,引發了極大的社會爭議。

他叫傑克·克沃科恩,一位曾幫助130多名絕症患者自殺的死亡醫生。

從1990年開始,克沃科恩在旅館、倉庫或者汽車中,協助那些生不如死的病人,結束痛苦不堪的日子。

整個過程比你想象得要嚴謹許多。

當病人提出安樂死的要求時,克沃科恩必須做一番細致的了解,確定病人是在意識清醒的情況下自主做出的決定,並且征求患者家屬的意見。

任何申請協助自殺的病人,必須接受心理醫師的評估,並且由專業的疼痛治療專家進行會診。

一切確認完畢之後,克沃科恩會將自製的簡易“死亡機器”,與病人身體相連,病人親自啟動開關,通過註射藥物或者化學氣體,平靜地死去。

八年時間,本來這事他自己悄無聲息地做著也就好了,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把一盒錄像帶寄給了當時美國最熱的新聞節目《60分鍾》。

錄像帶上錄得啥?

他在1998年9月17日為一位病人實施安樂死的全過程。

收到錄像帶時,整個節目組炸鍋了,打死都不播。後來在克沃科恩的強烈堅持下,節目組采用主持人和克沃科恩邊看錄像帶,邊采訪的形式錄製,全程沒有做任何剪輯,原汁原味得播了出來。

這檔節目,成了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當季收視率最高的一期。觀眾來信差點淹沒了整個電視台。有讚成的,但更多的,是對電視台的投訴和抗議:

——這一期的《60分鍾》實在是非常不光彩。

——電視台這一節目,是愚蠢的舉動;

——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播放這種節目非常荒唐,根本沒興趣去看它。

這個醫生是真的為病人解決了痛苦,還是打著幌子在堂而皇之地殺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