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鮮電商的中場戰事:小玩家撤退,巨頭陷入膠著

生鮮電商很難稱得上是一個“性感”的生意。

原因有二:非標品、易損耗、冷鏈貴還難掙著錢,苦;從上遊生產到消費者收貨,漫長鏈條上的每個環節都關係生死,累。

若從流量的視角來看這門生意,如今互聯網用戶增長已無限地接近觸頂,剛需且高頻的生鮮剛好是可以帶來增量的入口,也許就探到了阿裏、美團等巨頭們看中生鮮業務的初衷。

技術和資本力量在漸漸磨平壁壘。近年隨著冷鏈基建鋪設逐漸增強的履約能力、業務模式的優化迭代已經到了剛好的timing,眼前的市場,一場激戰已經開始。

十年跌宕

如果把時間拉長,生鮮電商的走勢曲線並不順暢。

2005年垂直生鮮電商易果落地,標註下行業起點。彼時生鮮創業者們原封不動地複製其他普通商品的模式,即:建立中心倉庫,待消費者下單後,次日送達。這種如今看來欠缺行業深入理解的做法令很多企業止步於此。

市場洞開,“天天果園”、“沱沱工社”等眾多玩家相繼成立,但由於當時的市場需求尚在證實,不夠明確,顧客消費習慣還沒有養成以及商業模式不清晰,生鮮電商並沒有像其他互聯網創業的領域那樣迅速站上風口。

2012年,成立不久的生鮮電商本來生活策劃了一場“褚橙進京”活動,褚時健在哀牢山種了十年的褚橙賣出近200噸,被業界奉為現象級的營銷案例。經此一役,不止品牌名氣打出去了,更順勢引燃了生鮮行業的資本熱情。

此後兩年裏,生鮮交易規模一直以翻倍的速度保持增長:2013年國內生鮮電商市場交易額130.2億元,同比增長221.5%,2014年仍有125.8%的增速。

大量投資湧入,市場迅速崛起,但多數品牌隻能倚靠投資生存,沒有盈利能力。

寒冬有多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