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媒體成長路上的老師——三甲傳真!

夜深人靜,我靠在沙發上回憶著,我流淚了,那是幸福的淚,感恩的淚。

回想自己做自媒體這一年多的時間裏有太多的艱辛、感動與成長。

我剛開通做自媒體的時候是在2017年的年底,我想用最簡單、最通俗的話科普日常中的疾病知識和急救技能,讓更多的人看到、讓更多的人受益!我想把醫護人員背後的心酸與付出講給大家聽。我怕有一天我死了,什麼也沒有留下。

那個時候我開始瘋狂地寫科普,開始做的就是微信公眾號,我想讓更多人通過我的文章學習到知識,可是堅持著寫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根本沒人看我的文章。

做自媒體的朋友都知道,兩年前的微信公眾號已經基本飽和,想做起來真的太難了,因為大家不會輕易地去關註你。

但是我就那麼堅持著,那時候每隔幾天寫一篇文章雖然沒有太多人看,但是自己心裏也有一種小小的滿足感,自己就那麼摸索著寫。

我在急診科,工作也過10年了,沒有專家的權威學術也沒有成熟的思想高度去評價社會上的孰對孰錯。雖然沒什麼成就,但是我自覺得對患者還是比較熱心。我們之間的故事也很多,後來我開始試著寫故事,寫我和患者之間的故事。

有一天我看到了“中國醫療自媒體聯盟”招募第四批成員,我報名了,在苦苦的等待後,我的申請審核通過了,我成為了其中的一員,我很驕傲、很自豪,感覺有了家的關懷。

我堅持著,朋友和同事許多人都在鼓勵著我。但是我偏激過,有時候我對患者的一腔熱情換來的卻是斥罵與責備,我有幾次把這些事情寫了出來,文章裏充滿了抱怨,但是我感覺從留言中我看到了許多人對我的失望。我不服,我覺得我沒有錯,於是我就用文言文寫,就我這爛水平,估計寫出來也就自己能看懂。

那段時間裏我什麼都寫,什麼事件博眼球就寫什麼,我站在一個醫生的角度去評論一些事情,去吐槽、去抨擊…自己感覺是那麼的痛快。

那時候我能感覺到我的讀者少了、我的朋友有些疏遠我了、我的領導不喜歡我了。我的文章裏充滿了怨氣,但是我仍然感覺我是對的,我依然在較勁苦撐著。那個時候我看到的就是我們醫生護士的辛苦和委屈。那個時候我對患者都開始有些不耐心不熱情了。

直到有一天,我的一篇文章被三甲傳真關註了,他給我留言了,那時候我開心的不得了,因為三甲傳真公眾號裏的文章閱讀量是那麼高得驚人,名氣是那麼響亮,在我的心中如同巨人般的存在。他要轉載我的一篇文章,那一夜我興奮得無法入睡。

後來我們加了微信,後來他轉載了我的一篇文章93歲高齡,嚴重的頭皮撕脫傷,就那麼安靜的壓住傷口等候,直到我發現了她!

他說他看到了我溫情的一麵,他感覺我是一個有情懷的醫生。那一刻我很慚愧,我覺得我之前的想法是錯誤的,如果我繼續走下去將是死路一條,將會毀了我的一生。

經過三甲傳真的那次轉載後,我忽然發現很多人開始關註了我,“中國醫療自媒體聯盟“的許多老師也對我表示讚賞和肯定。那個時候我才敢在群裏偶爾說說話,以前的我根本就不敢,因為我覺得我沒資格。

我發現了能讓我成功的捷徑,那就是我的文章要在三甲傳真這個平台上再次出現。於是我改變了以前的偏激,回到了科普的路上。